小叶

专注看文真的太爽了…粮是真的好吃🐶

(不过真的一点也不爱看开车和论坛体以及沈巍ooc的文…)

【巍澜/娱乐圈AU/虐沈巍】你别皱眉,我这就走(二)

我太喜欢这篇文了!太太写虐写的实在太好看了!!!看了好多遍真的太喜欢了!!我不会说别的了就是太好看了!!!!

枪枪:

(❶篇幅不定❷可以点梗❸芝麻汤圆巍,现实向,指向性强,切勿上升真人❹段子和这篇轮流更,请务必使劲儿催我)
赵云澜喝得有些神志不清,沈巍说要送他先回去,其他人也多少看出来这俩人之间有点儿问题,也就没硬拦。
沈夜帮着沈巍把赵云澜弄上车,关上车门回了驾驶座。
沈巍这个助理是他堂弟,这小孩儿从小就不学无术,长大了也是整天游手好闲。沈巍父母走得早,上学的时候没少受叔叔婶婶的照料和恩惠,后来事业稳定些了,沈巍就把沈夜叫过来做了自己的助理。
赵云澜刚才窝在暗处不知道灌了自己多少酒,上车以后坐都坐不稳,直往沈巍身上倒,再加上沈夜开车的技术欠点儿火候,赵云澜喘着粗气,因为不适,整张脸都皱在一起。
沈巍一手挡在赵云澜身前,一手托着他的下巴,肩膀还垫在他脑袋下面。沈巍看赵云澜实在难受得厉害,忍不住朝前面问道:“怎么你开车来的?司机呢?”
“人家叔叔早睡下了,”沈夜扶着方向盘瞄了眼后视镜,满嘴藏不住的笑意,“怎么,怕我撞车伤着你男人啊?”
“闭嘴,专心开车。”沈巍的声音里听不出怒意,却有些严肃,沈巍向来不怕被人戳穿心思,却不允许有人拿这件事作消遣。
沈巍转过头看着赵云澜的头顶问:“你住哪?”
见赵云澜没个反应,沈巍的头又往前探了一下,托着赵云澜下巴的那只手施力捏了两下:“赵云澜,你住哪?”
赵云澜使劲皱了下眉头,一个挺身坐直了身子,看着眼前的人问:“你不知道我住哪?”
赵云澜神情严肃,口齿清晰,这回换沈巍愣住了。沈巍眨着眼睛使劲回忆了一下今天之内两人的对话,还是没记起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赵云澜突然身子一歪,又摊回了沈巍怀里,他闭着眼,一边傻呵呵地笑着一边大着舌头说:“我住在你心上。”
纵使旁边这人是赵云澜,纵使沈巍念过数不清的肉麻台词,但在这个档口猛得听见这么一句话,还是忍不住一阵恶寒。
“少记些没用的东西不好吗?”沈巍一边无奈地念叨着一边拨通了赵云澜助理的电话。
结果小助理委委屈屈地告诉沈巍,昨天杀青之后出了剧组赵云澜就把他给甩了,他现在连赵云澜飞没飞走都不知道。
沈巍撂下电话,扭头看着赵云澜泛红的鼻尖:“这回可是你自己送上门儿的。”
“沈巍!你是不是故意的!你说!说清楚!……”下了车以后,凌晨的小风一吹,赵云澜又有些醒过来,可完全一副醉相,他挂在沈巍身上毫不顾忌地扯着嗓子嚷嚷,胳膊还在空中挥来挥去。
沈巍现在住的地方是他为了工作方便专门在这座城市买的房子,物业保安门口值班的接待大都说过几句话。这一路上,沈巍一手托着赵云澜的腰,一手捂着他的嘴巴,脸上还要朝值班的小哥露出镇定自若的微笑。
等把人拖进电梯,沈巍才松了一口气,可堵着赵云澜嘴巴的那只手还是没敢拿下来。沈巍抬眼看着楼层数字上升,身体稍一放松下来,就感觉到了胃里的不安分。一刻都不得闲,胃痉挛会好才怪。沈巍看着被他用手抵在电梯一角,一脸怨念的赵云澜,又好气又好笑,无可奈何地腾出一只手来在抽痛的胃部胡乱地按了几下。
沈巍的手刚一离开,赵云澜又要张嘴。
应付醉酒的人就和应付小孩儿一个道理,沈巍威胁似的把手伸回赵云澜嘴边,脸色沉了沉:“你还来?”
不知道是沈巍的神情太过冷峻还是他的脸色实在白得吓人,赵云澜竟然真的被唬住了,瘪着嘴低着眉头摆出一张苦瓜脸:“我小点儿声还不行……”
沈巍掏钥匙开门,赵云澜像念经似的一刻不停地在他耳边控诉,说话说得舌头直打结,却仍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
“……饭桌上那么轻易就能躲过去的酒,你偏要往肚子里灌……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还有……还有刚才去KTV,你知道他们爱闹你,你明明可以找借口离开,偏要过去当冤大头……你就是故意的!”
沈巍把赵云澜带进屋,关上门之后回过头来看他,意味不明地轻轻挑了下眉毛,而后抿着嘴笑了一下:“你一点儿都没喝多。”
赵云澜满身的酒气,连呼吸里都是醉意,却好像听懂了这句话似的,他在沈巍怀里挣了一下,大声吼道:“沈巍你混蛋!”
赵云澜这个动作来得突然,沈巍一个反应不及就被他带得重心不稳,后腰直直地撞在了玄关的柜子上。
沈巍腰上本来就有之前拍戏落下的旧伤,被这么硬生生地一撞,疼得连声音都没发出来,身上的冷汗瞬间湿了个透。沈巍一手托着压在他身上神志不清的赵云澜,一手扶着身后的柜子,僵在这个动作好一会儿才费力地把赵云澜拖到了床上。
沈巍想绕去床的另一边趴一会儿,却疼得直接扶着床沿跪在了赵云澜跟前。腰椎上密密匝匝的满是钻心的钝痛,牵扯得整个后背都跟着僵直,沈巍低着头,左手抵在后腰上,右手死死攥着床单,冷汗还是止不住得往下淌,连着呼吸都有些艰涩。
赵云澜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已经醉得不知今夕何夕,却看着沈巍汗湿的侧脸,呓语似的说:“我箱子里有你胃药。”也就只有醉得人事不省的时候,赵云澜才会卸下那层冷硬又刻意的掩饰。
沈巍的呼吸顿了一下,缓缓抬起头看着赵云澜迷蒙又通红的眼睛。沈巍呼吸着赵云澜呼出的酒气,竟然不知不知在他自己那张苍白得骇人的脸上扯出一个笑来。
两人这么默默对视了一会儿,赵云澜的眼皮又要阖上,沈巍皱着眉头抬手摘了赵云澜的镜框,两只手托着他的脸强迫他看着自己,用温温的嗓音低声质问:“清醒的时候端着,醉了又什么话都憋不住,你跟谁过不去呢?”
赵云澜不甚清醒地眨了下眼睛,终是沉沉地睡了过去。
沈巍看着赵云澜的睡脸,默默叹了口气。
其实两个人的关系闹到现在这样,几乎算是他一手造成的。
除了演戏,沈巍对任何事都不愿意花心思,人际关系也是一样。进《镇魂》剧组的时候也并没有因为主要搭档是个男演员而有所改变,依旧对所有人礼貌而不自觉带着疏离。
赵云澜却是完全相反的人,他爽朗、热情、左右逢源,又善良到不想让身边任何一个人感到不自在。
起初,赵云澜只是缠着沈巍要么对剧本,要么打游戏,对于这样的善意,沈巍没有办法拒绝,便只好配合。拍摄进行了一段时间后,制片方便时不时会安排突击探班和采访。第一次时,工作人员故意作难沈巍,却不等沈巍开口,赵云澜便急着跳出来打圆场。沈巍觉得有意思,之后接到问题就故意顿那么几秒,果然,每一次赵云澜都会想办法接过话茬,既不会抢了风头,又不至于让他难堪。
后来《镇魂》播出,渐渐有了热度,两个人开始上一些真人秀。沈巍因为之前给大家留下的腼腆印象而时常被主持人和其他嘉宾开玩笑。沈巍并不觉得无措,却还是笑而不语,等着赵云澜想方设法过来解围。
沈巍很小就辗转于各处亲戚,虽不至于受人冷眼,却也早早熟知了人情冷暖。后来进了娱乐圈,更是不会轻易付出和接受任何一份感情。
赵云澜的关注,赵云澜的急切,赵云澜的回护,赵云澜的在意,每一样却都让沈巍欲罢而不能。即使早就看出了赵云澜的心思,却为了想要更多,始终装作视而不见。赵云澜带着一颗赤诚的心闯进了沈巍的风平浪静,激荡出汹涌跌宕的浪潮和绚烂耀眼的水花,让沈巍恍悟,原来自己先前拥有的,便只是一汪水而已。
沈巍对自己的放纵让他一时忘记了,对于一个骨子里这么有棱角而又黑白分明的人,顺势而为的隐瞒比真实的欺骗更可恶可憎,这让人连出拳的理由都找不出。
所以现在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可是赵云澜这个人,他要定了,无论如何都不能用一句无可奈何了事。
尽管这么想着,沈巍还是感到从心底里生出一丝无力感。
沈巍半梦半醒地勾起嘴角,说出的话似训诫似蛊惑:“你每天都醉着吧,赵云澜。”
赵云澜晃着身子走出来的时候,沈巍已经准备离开了。
沈巍强忍着腰伤照顾赵云澜这个醉鬼,身上的衣服被汗湿了一茬又一茬,一直忙活到快天亮匆匆才把自己收拾了一下,趴在赵云澜旁边眯了一会儿,又起来煮了个粥。
沈巍艰难地弯着腰换完鞋,撑着行李箱直吸气,看见赵云澜走出来,不自觉挺直了身子,扯得后背一紧,却还是面不改色地冲赵云澜笑了一下:“你醒了?头疼吗?”
赵云澜脚下仍有些发飘,明显酒还没醒利索。走到沈巍跟前,看着他透着温然笑意的眼睛,赵云澜的眼神里却满是敌意。
“谁允许你带我来这儿的?”说着又凑近一步,把沈巍逼到了门口。门把手刚好硌在沈巍的腰上,沈巍脸上的血色瞬间又褪去几分,眉心紧跟着一跳,他愣是没吭声,生生忍下了。沈巍被腰疼折磨了一宿,此时心里也有些窝火,于是一把推开身前的人,声音难得冷了下来:“桌上有粥,你喝完醒醒酒自己回去吧。我还有工作,先走了。”说完不等赵云澜反应便开门离开了。
空旷的屋子里一瞬间太过安静,导致赵云澜有些耳鸣,耳鸣过后,他却好像突然回过神来似的,眼神晃了一下,看着门口,慢慢皱起了眉头。
赵云澜躺回床上,闻到空气里隐约的膏药味儿,回想起沈巍走时那张毫无人色的脸,没由来得一阵懊恼。等他第二天看见沈巍的机场图,看见沈巍一直抵在腰上的那只手,才真的心里一紧。
赵云澜原以为一段日子不看不想那个人,这颗紧绷的心脏就会恢复正常。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那次分开以后,沈巍便频繁出现在各大综艺节目、娱乐访谈、商演现场,这么高频率的曝光,让赵云澜想视而不见都不行。
拍戏外加这么紧密的行程持续几个月,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尽管隔着一道屏幕,脸上有妆遮着,赵云澜也还是能看出沈巍微微凹陷的眼窝和他不甚健康的脸色。
沈巍却是没有看上去的那么腼腆内向,但是赵云澜知道,应付那些事对他来说绝谈不上得心应手。明明又不是一个急功近利的人,到底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
就在赵云澜快沉不住气马上要一通电话打过去的时候,经纪人通知他来了个通告,和沈巍一起的通告。
这次通告是个室外互动真人秀,场地就在一个宽敞的泳池边上。已经是初秋的季节,那天天气也不算好,所有人却仍要穿着背心短裤录节目。为了节目效果,赵云澜原本觉得这个要求无可厚非,可看见沈巍穿着一身背心短裤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他却突然觉得节目组在强人所难。
才三个月没见,沈巍比上次见瘦了一大圈。他穿着节目组统一发的白色运动背心,整个人都在里面打晃,那么厚的妆都遮不住满脸病态的倦容,却还强装出一副很有精神的样子。
沈巍满脸笑意地走到赵云澜身边,却是赵云澜先皱着眉头开口:“你生病了吗?”
沈巍愣了一下,没刻意隐瞒也没有实话实说:“有点儿感冒,昨天没睡好。”
赵云澜想上手摸摸他的额头,被沈巍挡开了。
明明是关心的话,出口竟如此生硬:“有病你最好提前说。”
沈巍笑了一下:“我真没事。”
赵云澜看着沈巍顶着那张脸说自己没事就气不打一出来,深深看了沈巍一眼便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也不知是跟谁怄气。
好几个小时的录制,主持人时常叫两个人一起互动,镜头面前自然是天衣无缝,可在现场的人都看得出,赵云澜在刻意躲着沈巍,或者用“无视”这个词更准确。
正常情况下,沈巍是一定不会让赵云澜得偿所愿,可是他今天实在难受得厉害。沈巍从昨天晚上就一直发烧,到现在呼吸里仍是说不出得混沌灼热,好在录制也结束了。
天色渐晚,温度也跟着降下来,沈巍觉得自己胸腔里止不住得颤抖,眼前也明明灭灭的,只听见身后一阵闹哄哄的声音,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就被猛得推进了泳池里。
刚才受罚喝的那两杯柠檬汁已经够他挨一阵子的了,此刻整个人浸在冷水里,寒意更是渗透皮肤直接钻进了身体里,激得他浑身一抖,肚子里那个破口袋更是变本加厉得翻搅着。沈巍呛了几口水,却仍在试图游出水面,他是在听见一声利落而急切的落水声后,才没了意识。
赵云澜把沈巍托上岸,拍了拍他的脸,见沈巍没有反应便开始按压他的胸口,紧接着毫不犹豫地把嘴唇附了上去。节目组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故,等场地的救生员赶过来的时候,沈巍已经呛咳着醒了过来。
赵云澜把沈巍从地上扶起来,一手托着他的后背,一只手颤抖着手抚去他睫毛眼睑处的的水,小心翼翼地盯着沈巍的眼睛,呼吸都有些急促:“醒了吗?清醒了吗?”
见沈巍轻轻点了点头,赵云澜才一把将人搂紧了怀里,他闭着眼,将头埋在沈巍的颈窝,低沉而严厉的嗓音里掺入了一些莫名的委屈:“你他妈能不能让我省点儿心……”
沈巍现在胸腔腹腔里疼成一片,脑袋里也嗡嗡作响,他几乎听不清赵云澜说的什么,只是下意识地抬手抚上了他的后背。
赵云澜冷着张脸,也不顾推沈巍下水的那人的道歉,越过一众嘉宾主持和工作人员,什么话也没说得把沈巍抱回了化妆间。
赵云澜上一秒还在帮着沈夜给沈巍擦身体,下一秒站起身,开口就是一通劈头盖脸的怒斥,好像刚才外面那个慌到无所适从的人不是他。
“生着病还来参加这种节目?想捞钱想疯了!钱重要命重要!”其实赵云澜大概知道沈巍是为什么接这个通告,他只是有气没处撒,气沈巍,气那个不知深浅的小明星,也气他自己。
“你说什么!”沈夜站起身冲到赵云澜跟前,竖着眉毛恶狠狠呢地瞪着他问,“他为什么来?他为了见谁?”
赵云澜心里一酸,却仍是分毫不让,一把把沈夜推开:“我管他见谁!”
沈夜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赵云澜,许久才爆了一句粗口出来。他看了一眼窝在沙发上的沈巍,想骂句什么又似乎没忍心张口。
沈夜回过头来狠狠剜了赵云澜一眼,提了自己的包就往外走:“我他妈也不管了!你看着办吧!”

唉,追文实在太痛苦了,想连续看想的抓心挠肝,自己开了无数个脑洞,脑补了各种后续,我想我要放弃lofter一段时间了。。。。

好想念清迈街边的这碗粉,不知道为啥贴了它上来,可能都是特别想要但又得不到的东西吧哈哈~

💃🏻

【剧版镇魂】【澜巍】日常小甜饼系列 30 (完结章)

没想到被太太点名了~太感动了😭~太太写的文真的是虐的深得我心,超爱看!!!等我想起来大号的密码一定要用大号也推荐一下!不多说了,我要去哭了…泪…

我是小号我怕谁~:

@


我最终还是写了一篇正式的完结章,这是之前答应了 小叶  妹子的补偿篇。就把这篇做为结尾了。


取弹梗,这章要说甜也不算甜,是大战前的事情。算是回忆吧。


谢谢大家对这篇的喜欢,鞠躬。


以及最近的那篇末世被我写的完全没有末世感了噗哧,完全整成了个奇幻梗,四不像的一篇,感觉略蛋疼,在追的妹子也别怪我更新慢噗哧。


下面放文:




30.






有的时候,赵云澜觉得,缘分真的是一种十分玄异而又神奇的东西。




特调处搬到大学路九号之后,赵云澜和沈巍的生活比起以前三点三线的跑路生活要轻松了不少,而地星人在大战之后,因为沈巍收回了权利实施了一项项法案之后,生活也慢慢的走向了正轨,几乎没有再上地面作乱的情况,甚至于,在大战之后的第五个年头,地星和海星在赵云澜和沈巍的努力下,终于签订了双边互助的条约,这一年,夜尊也终于从龙城大学毕业,被沈巍直接派遣做为第一批双边互助的人员前往地星,慢慢的分担了一部分的执法权给他,也总算让他对沈巍的责任和辛苦程度有了一定的了解,几乎没有耗费多少时间就成了地星的二把手。




对此赵云澜没有什么异议,五年时间,对于夜尊的改变他看在眼里也入了心,能让混小子帮帮沈巍的忙承担起一部分他应该承担的责任,对夜尊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夜尊回到地星担任二把手之后的第二年,地星就在他的提议下,为当年因为大战而战死的人们举办了一次大祭,沈巍和赵云澜自然在邀请的行列里。




大祭举行的地方是曾经的天柱,现如今的天柱,因为四圣器的消失和禁锢而力量尽失,就连曾经荧蓝色的光芒都已经黯淡不清。




随着夜尊和沈巍带领的大祭礼成的那一刻,在地星存在了万年的天柱就在众人眼前彻底崩塌开来,从此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天柱的消失对于沈巍来说,心情是有些复杂的,是以直到大祭结束,祭礼的人员全都离开之后,沈巍送走了还有别的事情要忙的夜尊,却一个人留在了天柱曾经矗立的地方,直到赵云澜在大宅等了半天没看到他人回来,跑去问了夜尊之后,才来到封印之地找到了自家沈教授。




“在看什么呢?”




赵云澜踏入这片天地的时候,空荡暗沉的旷野上一片寂静,沈巍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天柱消失前存在的那个祭台上,抬头看着头顶的天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赵云澜出声,才一惊回神,转身看向已经走到他身后的赵云澜,微微笑了笑。




“没看什么,就是突然觉得……这一切跟梦一样,总让我觉得不真实。”




赵云澜掰着他的脸转向自己,死死的盯了他好一会儿,才轻轻伸手把人往怀里一抱。




他把头埋在沈巍颈窝,深深吸了一口气,让眼前人熟悉的体温和气息满溢了自己身边后,才拉起人直接转身回了地上。




等回到了家,赵云澜把沈巍往沙发上一按,二话不说囫囵把人抱住,见沈巍似乎还有些感慨,便直接凑上去和爱人交换了一个亲吻。




一吻完毕,赵云澜轻轻松开沈巍的手,看着他清俊柔和的脸,半晌,忽然叹了口气。




“不要觉得不真实,小巍,我从来都没觉得这一切不真实过,和你从相遇开始的每一刻,对我来说都是真实不可欺的。你大概不知道……即使到现在……伤在你身上的每一道伤,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每一次都是疼在我心里的,那种感觉真实到即使是死亡都无法让我忘记半分,又怎么可能不是真实?”




被他这么一说,沈巍顿时愣了愣,一时半会儿竟然不知道怎么接话,赵云澜也没打算让他回应,只是深深看着眼前怔怔望着他的沈巍,目光深邃而又满溢着伤痛。




“天柱对你和夜尊来说,不是什么好的记忆,而对我来说,也是一样的,每当我看到那个天柱的时候,我都能想到你被混小子绑在那上面受的罪。”




话到此处,他的手缓缓向下探了探,隔着沈巍的衣服,慢慢的按上了他的腰腹。




“还有……这里……”




猛然一怔,沈巍的目光顿时变得有些歉然,他看着眼前的赵云澜,忽然想起了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




那个时候,他身受重伤,被夜尊禁锢在天柱日日折磨,在昏迷和清醒中浮沉,拼着一股执念救了小郭,等到赵云澜的救援。




而唯一没有算到的,就是最后影子人的牺牲。




万年过往,在遇到赵云澜之前的岁月对于沈巍并不值得过多的留恋,唯一铭记于心的,大概就是身为同胞的部下,因为信任和仰慕跟随在他身后,却因为他的决定而丧命,自己却永远只能的在旁边眼睁睁的看着却拿不出丝毫办法的那种打从心底里泛滥起来的无助和悲伤。




有心无力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不甘,又或者是最无奈的一种悲伤,这种悲伤,沈巍万年前就早有体会,而这种体会,在遇到赵云澜之后,更是澎湃得一发不可收拾。




而赵云澜,也是一样。




在遇到沈巍之前,他从不认为一个人的生命里会存在一种感情,比生死更坚定,比爱情更执着,尤其在母亲死在眼前时,他也更加确定了自己不为任何情感所动的想法。




他身边有过很多人,却都是好合好散,万花丛中过,沾身亦可离。




直到遇到沈巍,他才明白,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种人,能让你心心念念的心思里全是他,只需要一个眼神,一句轻语,一个微笑,就能让人深深沦陷,就算越陷越深,都没有那个打算从这种深陷之中挣扎出来。




在没遇到沈巍的时候,赵云澜向来都是那种想做什么做什么,想干什么干什么,从无后顾之忧,也从不畏惧未来存在什么的人,他一往无前,可以为了自己心中的信念不惜一切,他并不认为自己那么做有什么错。




可是在遇到沈巍之后,这种想法却在一天一天,一点一点的从他的心中消失,他开始慢慢的懂得顾虑,懂得更深远的打算,只因为他身边出现了一个比他更不在乎伤痛,不在乎牺牲,更不在乎自己的人。




他就仿佛是一尊站在时间之中的神像,肩背上扛着无尽沉重的责任,掌心里却小心翼翼的捧着一颗火热的心,即使双肩再沉重,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惜自己遍体鳞伤也要护住他在意的东西。




而正是这样的沈巍,让赵云澜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了有心无力是怎样一种无助而又悲愤的感情。




掌心下地方,现在已经光滑平缓,可赵云澜却深深的记得,那一天,那一刻,所发生的场景。




那一天,是他把沈巍和小郭从地星带回来,强行搀着他往家走的那一天。




那一天,也是他和沈巍坐在长椅上,感受着温暖而又热烈的阳光的一天。




在他赵云澜的心里,那一天,几乎和眼睁睁看着沈巍被冰锥刺进心脏时一样,片刻不能忘。




也不敢忘。




五年零七个月前——


 


 


赵云澜陪着沈巍在长椅坐到日暮西沉才终于把沈巍扶上了车。




其间沈巍坐在长椅上抬头望了几次天空,伸手承接了几次阳光,赵云澜都记得清清楚楚。




而沈巍那种近乎怀念,亦或者可以被称之为留恋的目光,更是深深嵌在了赵云澜的心里,让他莫名的为之紧张,为之忧心,却偏偏什么都问不出口。




他不敢问沈巍伤得有多重,尽管早在地星天柱下的时候,他就发现沈巍的状况早已经是强弩之末。




他也不敢问沈巍是怎么知道他入了祝红和老楚的梦,尽管其实沈巍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隐瞒。




他只能状似不在意的坐在他旁边,用眼角状似不经意的的余光去看他苍白的脸,苍白的嘴唇,以及悄然看向他时,依旧温柔却又满载眷恋和不舍的眼睛。




这一天的晚霞格外的绚烂,坐在长椅上,赵云澜甚至能看到天际犹如长龙一般的火红云霞,那殷红的颜色染在沈巍苍白的容颜上,并未给他带来一些好看的气色,反而更衬着他眼里的色彩越发的飘渺。




而直到晚霞落下,夜幕升起,赵云澜才借故站了起来,伸了个拦腰,朝着身边的沈巍笑了笑。




“好了吗沈老师?太阳已经落山了,咱们能回家好好休息了吗?还是说你真的想我累死在这儿啊?”




被他这句话说得抿唇一笑,沈巍无奈地摇摇头,伸手扶着膝盖想要站起来,眉峰却微微一皱,想要起身的腿也轻轻抽动了一下。




随后他抬眼瞟了赵云澜一眼,慢慢直起身来,脸上的表情却平淡至极,仿佛刚才那一瞬间的动作都如同假象一般,看得赵云澜心里一颤,却只能没好气的撇撇嘴,上前再次扶住了他的手臂。




腰腹上的枪伤在能量缺失的现在几乎是钻心的疼着,可是沈巍却依旧一脸平静的站在那里,就连赵云澜也只能在扶住他的那一瞬间,感受到他胳膊上绷紧的肌肉和冰冷的手指,才能勉强察觉到一点点他现如今的情况。




“你啊……!”




长叹一口气,赵云澜最终只能摇摇头,对沈巍的倔脾气和忍疼能力又刷新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好不容易把人给扶上了车,一路开回了小区,上了楼,赵云澜刚准备掏钥匙开门,就被沈巍挣开了他搀着他的手。




沈教授摸了摸自己的西装口袋,把自己家门的钥匙摸了出来,才冲赵云澜微微一笑。




“我到家了,你回去吧。我自己能行。”




话罢,伸手就要去开门,却被赵云澜劈手就把钥匙抢了下来。




“沈教授是不是忘了,你家现在可是一团乱,之前那地星妹子给你家一阵打砸抢,可连床都没放过,你告诉我一个人能行……确定不是在逗我?”




拎着抢过来的钥匙,赵云澜恶狠狠的瞪了眼前语塞的沈巍,慢悠悠的开了自己的家门,刻意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请吧?沈老师?”




沈巍被他这客客气气的模样弄得有些手足无措,犹豫了半晌只能叹口气,默默了走了进去。




见他放弃抵抗,赵云澜这才露出了一丝笑来,拔出钥匙走进门,顺便把沈巍家的钥匙揣进了自己的衣兜里。




进了赵云澜家,沈巍就被赵云澜按在了床上,拿了给他备着的睡衣丢到他头上,这才去了浴室给他放了热水洗澡,转眼想想又觉得不对,急忙又要出去先问问他的伤势能不能沾水,却不料刚刚探了个头,就正见沈巍背对着浴室脱了自己的蓝色西装和衬衫。




在衬衫被剥掉的那一瞬间,衬衫下侧方糊满了的血迹顷刻间刺痛了赵云澜的眼睛。




显然,为了不让这血显露出来,伟大的黑袍使大人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或者异能,让自己的外衣上这么长的时间以来一尘不染,内里的衣服却几乎快被血给染透了。




浴室里放水的声音显然让沈巍稍微少了些许警惕,他当然也没料到赵云澜刚进去就钻了出来,而赵云澜也看明白了他的意图,不过就是想趁自己在浴室的时间,用最快的速度处理伤口不让他发现而已。




沈巍脱衣服的动作有些大,一不小心就牵动了伤口,顿时没忍住轻轻嘶了一声,手也不受控制的按了按他腰腹上的伤口,一时间疼得整个背部的肌肉都抽动起来。




看到这一幕,赵云澜再也按捺不住,啪一下把手里给他准备的沐浴液往旁边一扔,几个跨步走了出来,一把握住了沈巍的手,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把他整个人都转了过来。




沈巍此时还穿着一个白色的背心,被赵云澜突如其来的袭击弄得愣在当场,也没来得及遮掩,腰腹上大片大片的濡湿血液几乎是瞬间就刺进了赵云澜的眼睛里。




他的背心上有一个明显至极的孔洞,粘稠的血顺着那孔洞不短的向外流淌,虽然流速缓慢,却还是将他整个腹部的白色衣衫染得一片鲜红。




这显然是枪伤,而且依照他的经验,伤他的那颗子弹,显然还嵌在他身体里,所以这伤口才一直没能愈合。




而他却只是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显然对眼前的情况还有些不知所措。




赵云澜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他知道沈巍受了伤,但是在把他带回来的时候,他除了气色看起来糟糕之外,外表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可疑的地方,他就以为他的伤势可能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严重,谁料这人居然把这么严重的伤势藏得滴水不漏的,还敢在外面晒了一下午的太阳!




“坐下……”




狠狠咬着牙说出了这句话,赵云澜的目光死死的胶着着沈巍腰腹的一片鲜红,语气不善至极。




沈巍被他这幅语气弄得越发紧张,心中担忧愧疚更甚,只能慢慢依言坐了下来,欲言又止了半天,最终还是一个字没说出口。




赵云澜也没的打算听他说话,依着他对沈巍的了解,这货一张口绝壁又是那句轻描淡写的我没事,根本不需要去想多余的可能。




他转过身,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找到了沈巍之前给他家里买的医疗箱还有他一直备着的军用医疗包,又找到了一把剪刀,重新走到了沈巍身边。




“躺下!”




难得被赵云澜用这种口气命令,沈巍认命的依言躺了下来,见赵云澜死死板着的一张脸,沉默半天,才忽然轻轻开口对他说了一句对不起。




赵云澜没理会他的道歉,只是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后取了剪刀,小心翼翼的把他伤口附近的衣服剪开,又用消毒液清理了他伤口周边的血迹,这才看到了他伤口的全貌。




这一看到,更是整颗心都揪疼了起来,看向沈巍的目光里怒气更甚,连语气里都带上了慢慢的恼怒和愤恨。




“你还真是不怕疼啊!沈老师!伤成这样,你从回来到现在居然一声不吭,你可够能忍的啊沈巍!!”




沈巍动了动唇,似乎想辩解什么,但是最终说出口的,还是一句轻轻的对不起。




赵云澜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和满是担忧的眼睛,心里一阵阵的难受,都到这种时候了,这人心里想的仍然不是他自己,让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叹了口气,赵云澜拆开了自己的军用医疗包,看着里面的一应手术器具吸了口气,只能暗暗祈祷自己在部队待的那几年学的东西没有手生。




伸手带上了消毒手套,赵云澜闭着眼睛吸了口气,这才看向依旧睁着眼睛看着他的沈巍,忍了又忍,才让自己放缓了声音。




“忍着点,我这没有麻药,疼的话……就叫出来。”




被他这样柔声安慰了沈巍顿时笑了,原本还带着担忧的眼睛漾起了一丝柔光,一声轻语让赵云澜眼中顿时一热,狠狠的咬紧了牙关。




“没事的,我疼惯了,早就不怕疼了。”




不想去跟他争论这句话,不愿意也舍不得,赵云澜看着他腰腹上的伤,取了手术刀消了毒,照着那孔洞的地方慢慢的,小心翼翼的划了下去。




沈巍的额头在下刀的那一瞬间就布满了汗,却硬是咬着牙一声不吭,除了粗重的喘息,和腹部骤然僵硬起来的肌肉,赵云澜几乎听不到他一丝轻微的呻吟。




但是他却不敢停下手中的动作,越是纠结疼痛,沈巍遭的罪就越长久,他只能让自己专注于眼前,一遍遍割深那道伤口,仿佛那一刀刀都割在自己身上一样的疼着。




好在地星的武器装备并没有地面上的先进,赵云澜大概只深入两刀,就看到了嵌在沈巍血肉里的弹头,急忙取了镊子慢慢的把它从鲜红的血肉中取出来丢到一边,才又取了针线,把沈巍的伤口一针针的缝合起来。




整个过程中,沈巍一直睁着眼睛静静的看着他的侧脸,疼痛对于他来说,真的不是那么值得在意的东西,他只是看着赵云澜,一直一直不错眼的看着,那种比疼痛更痛苦,比寂寞更寥落,比眷恋更遥远的目光,即便是沈巍自己,都没有发现其中的悲伤和决绝。




直到伤口彻底缝合,赵云澜才松了一口气,转过头的瞬间,只撞进那双他看不懂的眼睛里稍纵即逝的一瞬,却让赵云澜把他的眼神深深的印在了心底的最深处。




那之后,事态逐渐越来越失控,海星鉴的卸磨杀驴,夜尊入侵特调处,万年前奇异的初识之旅,一切一切来的太急太快,让赵云澜几乎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想沈巍那一瞬间的目光中满载的含义,直到……最后的那一刻到来。




————————————————




而时过境迁,在大战结束后的今天,沈巍那时的目光在这一刻又终于重新回到了他的心中,回到了他的记忆里。




也是在大战结束后的今天,他终于明白了他目光中曾经的眷恋和决绝究竟代表了什么。




而这种感情,深沉眷恋,锥心刺骨,让赵云澜在从来都不能忘却,也让赵云澜终于知道,他曾经从不相信的,那所谓至死不渝,生死不弃的感情,被眼前的这个被他死死抱在怀里的人用一种怎样的刻骨铭心的方式呈现在他的面前。




沈巍啊……沈巍啊……




你这么好……让我怎么放手?




你这么好……我怎么可能放开你的手呢。




他底下头,看着躺在沙发上静静看着他的爱人,半晌,忽然轻轻一笑,埋头再次吻上了他的嘴唇。




“不要觉得不真实,宝贝儿……你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心里真实的感受着,只要我在你身边,你就不必觉得不真实。”




沈巍的手软软的挂在赵云澜的腰间,仰着头由着他亲吻,随后在他的轻语里慢慢露出了一个柔软而又温柔的微笑,眉眼弯弯,看上去格外的让人眷恋。




“嗯……我知道的,云澜。”




只要我们彼此在彼此身边,我就无所畏惧……就算这是一场梦,长梦不醒,便不可怕。




更何况……这是真实。


   


 


 


 


End



💃🏻💃🏻

开个专门看文的小号~🐣

一冲动直接在这里开坑了也说不定·flag

🤓